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旅游

“野蛮人”敲门暴露教育尴尬

2019-07-08 06:06:39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    原标题:“野蛮人”敲门暴露教育尴尬

    一些具有较强教学能力的在职教师如果效仿王羽,把课程搬到网上“卖”,教育部门该如何应对?

    一名叫王羽的在线辅导老师最近在微信朋友圈晒了一张课程清单,迅速引来一片惊叹:他把自己上的一节高中物理课搬上某在线教育平台,一节课单价9元,结果竟有2617名学生购买。扣除在线教育平台20%的分成,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。

    一节物理课搭上“互联网+”,居然可以带来如此高的收入,老师们乐了,争议马上来了。

    这种在线课程单价低、学费由学生分摊,看上去让辅导教师和学生实现双赢,但有人问,如果更多老师把课程搬上网出售,这和有偿家教是不是一回事? 教育部已三令五申,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的有偿补课,那么,一些具有较强教学能力的在职教师如果都向王羽学习,把课程搬到网上“卖”,甚至开出1元钱的低价,那教育管理部门又该如何应对?

    在职教师涉足线上辅导各方说法不一

    据王羽晒出的课程清单,他开设的7节课,听课总人数9479人,课程总收入约8.4万元。扣除在线教育平台20%分成后,他7小时的实际收入超过6.7万元。在国内很多城市,这几乎是一名教师一年的收入。

    过去两天,王羽事件不断发酵。先是王羽面对媒体发声,称自己的最高时薪达2.5万元,比晒出来的图片里的收入更高,而他本月的月收入为20多万元。“我主要上专题课,就是大课,单价1块钱的课,学生一般是600-700人。学生跟我说,只要是1块钱的课他们都会买,5块钱货比三家,9块钱就要斟酌一下。”根据王羽自述,他目前所在的某在线教育平台,拥有如此高时薪的教师并不只他一个。在当线上辅导教师前,王羽曾在新东方上过课,也回老家山东济南办过培训学校。在他看来,自己办学校还要张罗招生分散精力,不如专注于教学,当一名在线辅导教师。一方面,他的教学能力能在网上得到释放;另一方面,由于学费分摊,课程单价对每个学生而言相当低廉,减轻了学生家庭的负担。

    对于王羽这样的在线辅导教师,有地方教育部门已明确表示,如果中小学在职教师涉足这一领域,应属违规。南京市教育部门表示,虽然“线上辅导”是新生事物没被列入其中,但应该属于“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、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”一类,根据相关规定,是被禁止的。

    事情并未就此终结。前天下午,王羽所在的某教育在线平台针对南京市教育部门的表态发表声明,称对教育部门的说法感到遗憾。

    根据这个在线教育平台的说法,公众除了关注在线教师的高收入,更应关注这个平台给学生带来的收益。“尤其是一些教育欠发达和资源匮乏地区的学生,因为有了互联网,才能分享到国内最顶尖的教师资源,同时支付的费用比他们当地的辅导还要低很多。”

    在这份声明中,不仅王羽的“高时薪”得到证实,更为重要的是,这家在线教育机构还宣称,虽然该平台的老师多数为非公立学校老师,不属于教育主管部门禁止的群体,“但是从追求公平教育的角度,我们仍然建议更多的老师能参与在线教学,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市场化机构的老师”。

    在线教育迎合补课市场需求

    正如打车软件的出现搅乱了原先的汽车租赁市场一样,在线教育机构在做大市场份额的同时,也将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摆在公众面前:坐拥一帮具有较强教学能力的辅导教师,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售相对高质的教育资源,它迎合了客观存在的补课市场需求,且有效冲击了诸如“1对1”补习以及社会培训机构开出的天价补课班———那么,这件听上去很不错的事情,是否能如这家在线教育机构所言,让更多公立学校的好教师也参与进来,一起做大优质教育的蛋糕,然后通过互联网技术将其辐射到更多教育资源欠发达的地区,让当地孩子受益?

    有趣的是,这家机构甚至还打了一个比方:如果把自己看成是一所中学,它将无疑是中国最大并在持续变大的一所学校,因为目前每天已有超过10万中学生在线上学习。

    “培养好老师难,留住好老师更难。如果所有的好老师都要像王羽一样追求自己的教育梦想,认为到体制外才能发挥更大价值,那么结果只有一个:今后学校里将只剩下平庸的老师。可孩子们待的时间最长,对他们影响最大的地方恰恰是学校,而不是培训班或家里的电脑前。”沪上一所名牌高中的年级组长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王羽的案例宛如“野蛮人在敲门”,再一次暴露体制内学校教育的尴尬———一方面,教师群体目前总体收入缺乏竞争力,很难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源源不断地加盟。但另一方面她认为,教师从来不是发财的行业,不管是线上辅导还是线下辅导,当老师放弃学校教职,身份就完成了转换:从事的是某学科的培训,而不是教育事业,因为教育的对象是“人”,而不是“屏幕”。“一位老师如果每天想着帮助那些看不见的孩子,而对于自己班上的学生却没有能力和精力教好,不想承担更多的责任,那他确实应该退出教师队伍。”

    不过,仍有相当数量的网友主张,在线辅导和有偿家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对新事物应报之以宽容,而不宜一棒打死。网友“奥尔维斯-阿弗兰”认为,“诸如教师、医生等,都是如今社会上被低估价值的行业,而市场赋予这些行业真正的价值所在。好教师、好医生就值这个价。”网友“达奚枫”认为,在线教师并未触犯相关法律法规,有权在下班时间安排自己的事情。堵不如疏,应该借鉴在线教育的一些成功经验,对现有低质量的学校教育模式做出反思。

    “学生的补课需求是真实存在的,一个口碑稍好一点的私人家教动辄开价三五百元一小时,在线辅导在不降低质量的前提下摊薄补课费,何乐不为?”沪上一位小学生家长表示,只要老师不是领着学校发的工资,是专职在线教育,那么不管收入多高都是合理的。但如果一位在校老师在线上从事兼职,那教育部门确有必要监管。“老师花这么多精力在线上赚钱,还有多少精力分给学校里的孩子?!”(樊丽萍)


    更多精彩:
    上海手机靓号 http://www.xunhaoba.com
分享: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